top of page

先誠實面對你的恐懼,然後對癥下藥 - 小時候不會講話不是錯


為數不少的人會對上台演講產生恐懼,大多跟兒時的經驗與記憶有關。你可能運氣不好,沒有遇到願意對你付出耐心、關愛與支持的父母或老師,在某次你興高采烈發表自己意見的時候,他們用類似:「你嘰裡呱啦在說些什麽鬼東西啊!咬字清楚點,不然誰聽得懂你在說啥!?」或「小孩子懂什麽?不懂不要裝懂!」又或者「大人講話,小孩插什麽嘴!」邊說這些話時還搭配著怒目而視,嚇得你趕緊閉嘴,心裡還直打哆嗦,心想以後還是少說少錯,不說不錯。 類似像這樣的被斥責與恐嚇的經驗,都會在孩子的心中烙下陰影,你為了避免下次再被大人罵,就乾脆盡量不要在公開場合發表意見,免得出錯。但這麽一來,也同時失去了自我表達的機會。少了自我表達,一個人的自信很難建立。

  如果這正是你上台恐懼的來源,那麽請從這一刻開始告訴你自己:「我的父母師長當時做錯了,我要原諒他們!他們當時錯誤的教育方式雖然對我造成了一些傷害,但是不能再繼續成為阻止我進步的阻力!」

  的確,不是每位父母師長,都是完美的父母師長,也有著正確的態度和健全的知識。他們大部分完全不懂心理學和幼兒教育,又控制不了自己一下子突然上來的脾氣,於是會把白天在職場或生活中累積的不滿和怨氣,不當地發洩在你的身上。這時請記得,當父母當年沒有正確地教育我們,我們卻可以隨時開始重新教育自己!

  人,本來就要適當地發表意見,小孩子話說不清楚,或者不知道什麽時候可以發言,正是因為他是個孩子,所以才需要學習,更需要練習啊!小時候我或許沒有這樣一個友善的環境培養自己公開發言,但從現在開始永遠不會太遲。養成這種「我隨時都能重新教育自己,從頭再來」的信念,便能從過去的陰影中走出來,然後用行動來培養自己發言的能力。

  能夠把這種兒時的陰影分析得這麽透澈,是因為我自己小時候便遭遇過類似的待遇。但幸運的是,也許我天生臉皮就比較厚,父親對我吼叫要我閉嘴的猙獰表情,並無法制止我在其他場合進行發言,所以我依然是那個班上最喜歡調皮搗蛋,在老師說一句話後會立刻舉一反三,惹得全班哄堂大笑,但老師內心憤怒不爽的孩子,其實比上述的例子對我影響更大的,是另外一件事!

  看過我的《你就是自己的激勵達人》這本書的朋友一定知道,我有一個從小學業成績非常優異,一路就讀建國中學、之後又考入台灣大學的哥哥。在父親那種萬般皆下品,唯有讀書高的觀念底下,功課成績不好的我,一直有一種被壓著打,有志難伸的屈辱感。我記得小時候有好幾次,當我想要對某些問題發表自己的意見時,都會被父親把話題轉到類似「你要是那麽行,那為什麽功課不行?……」的方向上去,自己的心裡滿是難過、不平和委屈。這也間接造成了一個影響,那就是我在父兄的面前,漸漸不敢表達自己的意見和想法,一方面是怕自己說錯會被父親責罵,一方面是害怕又被哥哥比下去。

  還好,我當時並沒有輕易的放棄,而是想辦法在他們面前少表現,但是找到他們看不到、管不著的其他地方和領域,力求發揮,讓自己訓練發言並且被看見。我刻意增加自己在學校讀書的機會,減少待在家裡的時間,這樣我便能多和一些不會管我、限制我的朋友在一起,也能盡情地發表高見。 甚至當我上了大學之後,還背著家人偷偷去參加演講比賽,結果好狗運讓我得了個第一名,再加上我瘋狂地在校外參加活動,擔任幹部,必須要經常和別人溝通討論,發表意見。漸漸地,我在別的地方都得到同學和師長的極大認同,自信心也慢慢地建立起來。

  終於,再也不害怕在自己的父兄面前侃侃而談了,因為即使哥哥書念得比我好,父親那時文章寫得比我好,但只要是一開口講話的場合,我就是那個咬字比他們都清楚,說話比他們有條理,分析比他們還透澈,和聽者互動起來也更生動活潑的人!我在另外的範圍和領域走出一片天,然後出現在他們面前,展現我的優勢和強項,贏回我應得的尊嚴與一片天。

  於是我要鄭重地建議各位,如果你和我小時候有類似的情況,例如父母不支持你,常常會在你想表達意見的時候挑剔並打擊你,那麽就離開會對你造成負面影響的家人吧!這裡的離開,不是要你永遠不和他們聯絡,而是藉由去外地讀書(甚至是國外留學、打工度假)、參加校外活動,來暫時離開他們的視線,減少他們因為擔心你受傷而限制你或阻礙你成長與進步的機會。等你像我一樣,在外面取得了某種成就之後,便可以大方自若地回到他們身邊,讓他們看到你的成長。   天底下沒有不希望看到孩子比自己強的父母,他們過去也許是不知道怎樣才是正確的教育法,也或許是因為怕你做錯會被他人嘲笑而心理受傷,於是剝奪了你學習成長的潛力,只希望你少做少錯,不做不錯,殊不知這卻是對一個孩子自信的最大殘害,而且反而加深了親子之間的疏離感。我強烈建議大家勇敢走自己的路,然後用你的成就來說服並感動你的父母。


bottom of page